Au

【枭羽】birthday

在tag里看到了非常喜欢的刀,遂写之,然后写成了糖。

真不像我。







修女用黑色的指甲轻轻敲击着高脚杯。时间还不算太晚,但她对面满脸倦容的骑兵队长明显是喝得太多了,眼中布满了血丝,脚下躺着七零八落的空酒杯。修女不乐意陪一个喝醉了的酒鬼东扯西拉的瞎聊天,不过,今天对面坐着的是位寿星,勉强能给她一个加班的理由。


差不多了吧?酒馆该打烊了。修女说,语气拖得很长,透着懒洋洋的酒味,努力收敛了不耐烦的情绪。


喝醉了的骑兵队长扯了扯滑落的毛领,伏倒在酒桌上,手里的酒杯歪倒,被罗莎莉亚一把扶住,略带嫌弃地放在一边。今天我可不送你回家,修女赌着气自言自语道,明天还有早班,我去叫别人好了,你可别在这里发酒疯。


修女起身付了酒钱,潇洒地离开了。凯亚从桌上抬起头来,望着女人离开的方向,远处教堂的钟随着远去的脚步声响了十二下,十一月结束了。


凯亚的生日结束了。


他瘫倒在椅子上,如释重负地舒了口气,撑着疲软的身体站起来,走向吧台,丢下几枚摩拉。查尔斯挠挠头看着他,把那些金币推回去。凯亚队长的生日,酒就当我请客了,他说。


凯亚摇摇头。钟敲过了十二点,已经是十二月份啦,他把摩拉又推回查尔斯的手心里,笑着说,谢谢你的好意。


他扶着椅子背转了个潇洒的身,披风摇摇晃晃地飘起扫在吧台的台面上,摩拉打了个滚,叮叮当当地掉在吧台内的酒杯里。查尔斯手忙脚乱地去捡,又担心地用余光瞥着凯亚,喝醉的男人走得不太稳当,肩膀撞在门框上,金属护肩发出沉重的响。一边的六指乔瑟扶了一把队长的肩,嘴上的吟唱还没停下,心里却有点惊讶,凯亚队长身子轻飘飘,像是就剩了副躯壳。


我让老爷来接您吧,凯亚队长。查尔斯没忍住,在他身后喊,喊完又觉得不太妥当。幸好凯亚没介意他的话,举起手摆了摆权当拒绝,扶着门框迈着虚浮的步子就关上了酒馆的大门。


十二月的每一寸空气都很冷,比十一月冷多了。




凯亚草草冲了个澡,就着未熄的炉火在沙发边躺下,捧着热好的牛奶,盖上白天刚刚在太阳下晒过的毯子,瘫成懒洋洋的一团。茶几上放着几个羊皮纸裹起来的大小不一的包裹,还有几封精心装帧过的生日贺卡,只是凯亚没什么心情去拆开。


最小的那个是可莉早上按响了他的门铃郑重地交到他手里的四叶草手环,虽然搅了他大清早的好觉——但他无法对着可爱的小天使生气;扎着可爱蝴蝶绳结的是安柏中午在猎鹿人遇到他时特意给他打包的侦查骑士烤肉,虽然已经冷透了,但明早热一热还能当做早餐;最厚重的是丽莎送给他的几本藏书,蔷薇色的魔女声称这几本书不需要归还;还有琴……琴很忙,送了他一天的假期,把他的文书工作全部揽到了自己身上,对此他感恩戴德,甚至觉得这份礼物比前几样都实用得多。


生日贺卡堆了一摞,凯亚已经没有精力再去分辨哪张来自哪位了。他灌下牛奶,疲倦地摘下眼罩,用枕头蒙住头,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明天还有早班,必须早些入睡才行。


他对生日向来没有什么期待的。


他的家乡并没有过生日的习惯。第一次见到生日宴会的时候,他惊讶于原来出生的日子也能成为一个被庆祝的理由,但他没有问出口,只是悄悄地把那个日子记在了心里。


父亲说他出生的时候天气突然转寒,还飘了些小雪。他想那大概是个接近年末的日子吧,悄悄翻着日历,扳起小手指算了算,觉得十一月底是个不错的日子,不早不晚,算不上凉爽,却也不太寒冷。于是他光明正大地得到了一个不属于他的生日宴会,看见日历上那个他胡诌出来的日子被画上了一个可爱的生日蛋糕。


原来一个人的出生,可以成为如此隆重的被庆祝的日子,太阳升起直到月亮落下,每一分钟都是他的“生日”,所有人都会为了生日为他而高兴,他们说,生日快乐。


可是,生日为什么要快乐呢。


他抱着自己偷来的生日,终日惶惶。女仆围在一起给他唱生日歌,义父给他定做了新衣服和玩具,还有红头发的义兄——他把自己最喜欢的弹弓交到凯亚手里,郑重其事地祝他生日快乐。


要开心点呀,凯亚,今天可是你生日。迪卢克握着弟弟的小手,很认真地说。


凯亚捧着那只弹弓,心突然就很软,鼻子突然就很酸。他抱着那只用简陋的树枝削出来的小玩具号啕大哭。为什么要快乐呢,出生的日子,降生的日子,明明从来不被祝福,明明是件多么不幸的事,可他此时此刻无比感谢来到了这个世界上的自己,遇到了这样的一群人,围着他,抱着他,满心满意地爱着他,对他说生日快乐。



我好幸福,哥哥。




凯亚觉得自己偷来的幸福有很多,生日尤其占了大头。


十六岁那年义兄在准备骑兵队长的年末考核,大半个月没回家,忙得脚不沾地,可三十号晚上他还是敲响了凯亚的门,端着亲手做的蛋糕,用奶油糊了凯亚一脸,凯亚从床上跳起来奋起反击,最终在爱德琳的尖叫声中结束了浪费食物的混战。


我还以为你忘记了,马上就要敲钟了。凯亚指着窗外说,语气有点委屈。敲钟了生日就过了,生日礼物全泡汤,生日祝福全失效。


我怎么会忘呢。迪卢克叉着腰,脸上还粘着没擦净的奶油,让他一幅认真的表情显得格外滑稽。弟弟的生日怎么说都不会忘呀,就算我现在在天空岛也得飞回来给你过生日的。


凯亚笑得在床上打滚,说随便就许下诺言的迪卢克就像情窦初开的小毛孩,迪卢克红着脸想反驳凯亚并不恰当的比喻,被凯亚扯着领带凑到身边,和义弟撞了个脸对脸。


寿星做什么都会被原谅,所以凯亚在钟声敲响前吻了迪卢克,然后舔了舔他脸颊上的奶油。


太甜了。他评价道,下次少放点糖。


回过神来的迪卢克热烈地回吻他,堵住了他后面的话。


他的家乡同样也不过成人礼,所以十八岁的生日并不是什么大日子。他的领导并没有因为他过生日就放他的假,他的同僚们送了他些杂七杂八的小玩意,他都笑着收下了。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后他推开了酒吧的大门,给自己点了杯没什么度数的特调酒,想像个成熟的大人一样,优雅的抿出几口情调来。可酒精刺喉,没尝过酒的凯亚没经验地把辛辣的液体呛进了肺里,咳得满脸是泪。


他抹了一把脸,可眼泪还在淌下来。不该是这样的,生日。他想,可生日又该是什么样的呢?


他在回宿舍的路上又看了一眼门口的信箱,里面堆满了广告与寻人启事。


一个月后他回莱艮芬德庄园取税务表,爱德琳叫住他,递给他一封信,开头工工整整地写着给爱德琳,结尾著着迪卢克的大名。凯亚也没推脱,拿起来扫了两眼,大致内容与之前每月的来信别无二致,迪卢克简短地报了自己的平安,已经在枫丹找到了落脚处和可以依靠的同伴,希望爱德琳能好好照顾自己。只是这次多了一行——Ps.顺祝凯亚•亚尔伯里奇生日快乐,随信附上枫丹的明信片。


凯亚又看了眼落款,迪卢克特有的潇洒字体标注了November 30th.


他没有忘,可是。这根本不是凯亚想要的。


他也知道自己已经没资格再要求什么了。




炉火嘶嘶作响的声音扰人烦,凯亚翻了个身,把脸埋在沙发与靠背的间隙间,努力用毯子堵住耳朵。大家都很忙,都在向前走,他放假不代表别的社畜可以放下工作前来陪他,所以他聊无百赖地闲逛,在酒庄的葡萄架下四处蹦哒抓了一捧晶蝶,又想起旅行者似乎对这小玩意求之不得便找了个袋子装了起来,托人给她送去。


他站在酒庄门口,大门常打开着,方便前来洽谈商务的客人进进出出,可那大门又似乎紧紧关着,无法往里踏入一步。他其实来得不少,不管是和迪卢克交换情报,收取埃泽整理好的税务表,或者是单纯来看望爱德琳——理由很多,不怕不够用。可今天不行,今天往里踏入一步都是自己的缴械投降。


他稍微站近一点便能透过门口看到那个古怪的花瓶,凯亚故意买来气迪卢克的——可那天他抱着花瓶和迪卢克一起走回酒庄,对方只是轻描淡写地对爱德琳说,这个花瓶就放在一楼吧。


太自然了,就像丝毫不介意一样。凯亚抱着花瓶站在那里,就像被剥了油彩面具的小丑,被掏空了心的人偶,那些拙劣的把戏被一戳就穿,迪卢克冷静又冷漠地站在二楼看着他,没什么表情,也没什么情绪。


就跟那天凯亚捧着那颗新生的神之眼,跪在没什么表情的迪卢克面前一样。对方丢了手里的剑,苦笑着说,我不会对你生气了,凯亚,再也不会了。


不会生气,不会介意,从此你做什么我都不会在意。无所谓,便也无可挽回。


凯亚狠狠地把蒙在脑袋上的枕头甩在一边,枕头砸中了茶几上摞得高高的贺卡,那些轻薄的纸片四处乱飞,有几张跌落在炉火里。他从暖和的被子里跃出来,光着上身,在十二月寒冷的空气里扑向炉火抢出那几张纸片,手忙脚乱地吹灭了火星,借着火光在被熏黑的烟灰中分辨出莱艮芬德的字迹。


又是“生日快乐,亚尔伯里奇”这种东西吗。凯亚叹了口气,拍了拍纸片,接着看下去。


亲爱的凯亚•亚尔伯里奇先生:


展信佳,生日快乐。


我早起做好了堆高高,却怕扰了你难得的懒觉。


我想中午你该起来了,便带着便当出门找你,却看到安柏给你打包好了午餐,想必再给你送饭有些多此一举。


我写了半本书那么厚的信,推辞了我今天所有的商业邀谈,但我只是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发呆,白白浪费了半个宝贵的白天。


查尔斯推荐我晚上代他去调酒,但我怕我出言不逊,又坏了你喝酒的兴致。


思来想去,我什么都没准备,什么都没干。


对不起。但是,生日快乐,你今天要过的开心。


ps.一个人在酒庄门口蹦来蹦去抓晶蝶真的很傻,我和爱德琳站在二楼静静观赏了你一下午。下次记得带上那个叫早柚的稻妻来的孩子,她在这方面颇有心得。


another ps. 明天回家吃饭吧。


迪卢克•莱艮芬德

November 30th




啊……


凯亚揉皱了那张纸,低低地笑,扯痛了肺,笑出了泪。

对味了。他只是想要这个,想要这个而已。

至于这个是什么……


门被敲响了,外面有人在故作正经地说是罗莎莉亚叫他来的,想看看凯亚有没有安全到家。


凯亚把那张纸丢进火里,翻身上床,把头埋进枕头,假装听不到越来越心虚的敲门声。


十二月了,生日礼物全泡汤,生日祝福全失效。蒙德最口是心非的木头,犯了木头都不一定会犯的错。


过期的寿星,要来狠狠地惩罚木头了。

评论(9)

热度(1012)

  1. 共85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