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

【枭羽】来出柜吧!

一点柏菈图预警



隔壁舞蹈系的优菈公开出柜了。


这是个大新闻。毕竟优菈的身材脸蛋都摆在那,追求者能从群玉阁门口排到寒天之钉。不过她向来是我行我素的类型,众人吃瓜吃得不亦乐乎,重新排起队来打听出柜对象是谁。这事也不难打听,优菈早就在社交网站上晒出了女友的合照,虽然好心地挡住了脸,但标志性的兔耳朵发卡还是彰示了舞蹈系系花女友的身份——体育部的学妹安柏。


这波是男人们痛失老婆的惨烈时刻,还是双倍的。


空在走进学校对面的酒吧时,早已预判里面会坐满买醉的男大学生们。不过他并不是来买醉的,只是和舍友打赌输了每周末要来舍友家里的酒吧帮工。他轻车熟路地绕开醉成一摊烂泥四仰八叉的失恋人士,打算直接往二楼搬酒箱子,却没想到会在吧台前看见舍友本人举着一杯酒,神色严肃似乎也是失恋了。


空不是唯一注意到他的人,那人身边甚至没一个人敢靠近,尚还清醒的同学离得远远的,举起手机向这边拍摄着,脸上还挂着不可置信的表情——空估计学校论坛已经有类似于“震惊!大名鼎鼎的金融系校草迪卢克也因优菈的出柜而黯然神伤!”的帖子了,而且热度必然不低。


空放下了手里的酒箱,虚张声势地清了清喉咙,凑近迪卢克坐下,他觉得自己可能是此时此刻安慰迪卢克的唯一合适人选了。


“迪卢克啊,感情这种事,不能勉强。”空斟酌着词句,“特别是性取向这种事情,我们要尊重本人的意愿,你说对吧。”


“你说得对,”空没想到迪卢克会果断而认真地回答他,“我也是这么想的。”


“那何必喝酒浇愁。”空内心狂喜,这会儿把老板哄好了说不定后面的工都不用打了,“我们回去打游戏吧迪卢克,天下何处无鲜花,纸片人老婆也香啊!”


迪卢克凝视着空。空咽了咽口水,承认他有点害怕。


“我也要出柜。”迪卢克严肃地说,一字一顿。


一旁吃瓜群众的手机还举着,取景框里的空大惊失色地扑向迪卢克,试图捂他的嘴。



要是酒馆里的酒气能不那么浓烈,或者是空的鼻子再敏锐那么一点点,迪卢克沾了酒这件事还是不难掩盖的。


今天天气不错,迪卢克心情挺好,不过他的好心情在优菈抱着安柏卿卿我我地撞进学生会研讨室的那一刻烟消云散。那会儿他正好趴在桌子下捡滚落的电容笔,被热恋中的小情侣直接无视,从头到脚写着高贵的迪卢克从来没有体验过这种“我该在床底,而且我正在床底”的经历,听着斜上方传来的亲吻和呢喃声,迪卢克只想用手中的笔凿穿楼板原地消失。


正常人看着情侣亲热都是会酸的,迪卢克不算正常人,但他也会酸。


人类“想谈恋爱”的念头总会在某些外力的影响下达到顶峰,比如现在。


女孩子们亲热了足足半个钟头才离开了研讨室,迪卢克无比狼狈地从桌子下爬出来,锤着腰和膝盖,从身体到心理都遭受了一番毒打。文件也没心情整理了,迪卢克在桌前枯坐了一会儿,觉得胳膊下的桌子都被浸染了恋爱的酸臭味,于是他愤然起身,食堂也没去,气冲冲地出了校门就进了酒吧,点了杯酒优雅地举到嘴边才想起来自己完全没碰过酒。


后果就是空现在得全力捂着迪卢克的嘴才能防止他大喊“我要出柜”。



凯亚在酒馆二楼和至冬留学生室友达达利亚相对无言,两人面前堆满了啤酒瓶。


“再开一瓶?”达达利亚试探着问。


“算了,我感觉我醉不了。”凯亚头疼地按着眉心,“而且你确定我醉了就真能有勇气跑去和迪卢克出柜?”


“那怎么办嘛,谁让你这么别扭,不借点酒劲不能告白,想借酒劲又喝不醉。”达达利亚摊手,“我本来推荐你直接开瓶火水,结果你怕直接醉倒了错过机会。”


凯亚黑着张脸又开了瓶啤酒满上,递到嘴边又迟疑了,猛地向前一靠凑近达达利亚:“你说,我直接灌醉迪卢克难道不是来得更快?他酒量小,我们俩再循循善诱,我将计就计,他说过的话也不能反悔,你知道迪卢克好面子,说不定我就能乘人之危让生米煮成熟饭。”


达达利亚翻了个白眼:“我觉得他喝醉了不顾旁人胖揍你一顿才合理。”


凯亚自讨没趣地跌回原位。喝酒告白的损招确实是他想出来的,就算是失败了也能当作是酒后的胡话,日后当作断片糊弄过去就好了。如果说是受了什么刺激,那自然是因为,酸成这样的。


安柏作为他的后辈每天晚上都会来帮他收拾活动室的器材,除了体育部那些训练物品,热心的女孩顺带着帮忙把乐团的乐器也收拾妥当了,这也是凯亚非常照顾这位小学妹的原因。


可惜从今往后安柏再也不会来了,因为今天凯亚吊儿郎当摸着鱼等待安柏来帮忙的时候,安柏牵着优菈的手推推搡搡地撞进了活动室的门,前者还在红着一张脸解释说每天晚上都要来帮凯亚前辈收拾东西的,不能让前辈久等了。


凯亚看着优菈那张漂亮的脸蛋逐渐冷峻起来,浑身还散发出醋味,只觉得大事不妙。


“自己没手,还要人家女孩子帮忙?”优菈的口无遮拦向来出了名,“凯亚,就当给我个面子,以后自己的事自己干,好不好?”


这哪敢让优菈大小姐给面子,凯亚堆着笑才把两位小祖宗请出门外,还保证自己会把安柏的那份也顺带清理了。安柏摇晃着兔耳朵发带满脸不好意思地道着歉,被优菈扳过脸去接了一个粗暴的吻。


凯亚把那个吻砰地一声关在门外,靠着门缓缓滑坐下去,抱着膝盖思考人类文明是否过于开放,情侣为何会如此嚣张。


成为情侣就可以成为人上人了,他的大脑逻辑告诉他。


人类的感性总是会突然把理性踩在脚下蹂躏,尽管知道恋爱不如看起来那般美妙,凯亚还是愤怒地冲回宿舍,揪起舍友达达利亚的领子,把他拖去了酒馆陪他喝酒。达达利亚在全程懵逼的状态下被迫扫码点了两箱啤酒才反应过来,凯亚打算告白了。


还是向一个男的。


他像一个突然知道自己室友是gay的正常人一样,吓得从座位上跳起来,打翻了刚开的啤酒,洒了正在端盘子打工路过的班尼特一身。


“我说啊,伙伴,”达达利亚重重地往桌上嗑了嗑啤酒瓶,“你要告白起码也得有点感情基础吧,迪卢克和你也就算是……认识的程度吧?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们俩好像也就只有乐团排练的时候碰过面,难道是一见钟情,在音乐中擦出了爱情的火花,还是你单方面的?”


凯亚摇了摇手指:“第一,我和迪卢克在乐团不是第一次见面,第二,我觉得迪卢克他就算不是喜欢我,起码对我也有点意思。”


达达利亚冷笑一声:“真是听君一席话,如听一席话。”


“听我解释,”凯亚伏到桌上,露出神秘的表情来,“你知道我经常在练习室里面吹我自己编的曲子,那天我路过学生会研讨室的时候,听到迪卢克在用小提琴拉那首曲子耶。”


“不得了,”达达利亚肃然起敬,“他不对劲。”


“是吧,”凯亚说得起劲了,又喝了两口啤酒,“虽然证据不足,虽然我知道觉得他喜欢我是人类三大错觉之一,虽然他的真爱甚至可能是音乐,但我觉得我该试一下。”


他的眼里燃烧着斗志:“总觉得,在这样天时地利人和的世界里,如果再错过,实在是太不应该了。”


达达利亚看着自己突然正经起来的室友,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觉得很欣慰。


好像在另一个世界线上,他们真的曾经错过。



空放弃了捂住迪卢克的嘴,因为这位向来话不多的冷面学长开始毫无形象絮絮叨叨地和他聊自己的暗恋对象。


“我们俩其实是义兄弟,你不知道,你不知道小时候的凯亚有多可爱。”迪卢克迷迷糊糊地说,“你不知道,你也不能知道,只有我能知道。”


我哪敢知道。空疯狂点头,同时按下了手机里录音软件的开始键。


“他会和我道晚安,吻我的额头,虽然有点挑食但就算是挑食也很可爱。”迪卢克扳起指头来数,“还有吹小号,他的小号吹得可好了,作的曲也很棒,他的眼睛很好看,里面有星星,他的剑术,他做出来的那些漂亮的冰棱,他的毛领和披风看起来像可爱的小狐狸,我都好喜欢。”


空看着迪卢克,醉了酒的少年沉浸在美好的遐想里,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说了些什么不存在于这个世界的故事。


“我好喜欢他啊,”迪卢克说着说着,嗓音渐渐低下去,“可是我伤害他了,伤害他什么了呢,我想不起来了。”


“我之前总觉得对不起他,但我也不知道我到底欠他什么。”凯亚凝视着面前的酒杯,澄清的酒面映射出他的倒影,眼睛里没有菱形的星,两只眼睛完好无损,明亮透彻,“所以我到底要在意些什么呢,我爱他,所以我要告白,这是多么理所应当的事,我到底在纠结什么。”


“不管了。”迪卢克大声说,脸上的潮红还没褪下,空一把没拉住他,他猛地放下酒杯,从椅子上腾地站了起来。


“我要出柜!”迪卢克很大声地宣告着,表情严肃认真。


“我要出柜!”凯亚在楼上摔了酒瓶,拍着桌子信誓旦旦地说。


他们在满堂安静中捕捉到了彼此的目光。


没有雨夜,没有坦白,没有神明的注视。

总有那么一个世界。

他们普通地相拥,相吻,相爱。





谨以此文献给我家都达到二命满天赋的迪和凯🙏

评论(17)

热度(1233)

  1. 共70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