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

写不出来(摔笔

一碗醋

这个合集都是为了这碗醋包的饺子

后面的所有文都基于此篇开始




迪卢克戴上分院帽的时候是没有什么心里波动的,毕竟他莱艮芬德家祖传的鲜艳发色已经间接或直接地展示了他该去什么学院。他的父亲,他的爷爷,甚至往上追溯祖宗十八代都扎根在格兰芬多,他家把格兰芬多写在了DNA的碱基配对里,是可以把格兰芬多的院旗改成莱艮芬德的大头都毫不违和的程度。


所以他很快乐地对分院帽说,格兰芬多对吧,别磨叽了我好想尝尝学院大桌上那种成色不错的葡萄汁。


分院帽沉默了,于是整个学院都沉默了。他们惊恐地看着迪卢克,不明白一个莱艮芬德有什么能让分院帽纠结的。


“有趣,真有趣。”分院帽在迪卢克脑袋里说,语气很诡异,“一个莱艮芬德,到底是什么能凌驾于你的正义之上呢?”


“啊?”迪卢克人傻了,“什么,什么正义?”他才十一岁,对正义的全部理解是童话书上的那些老套的英雄。


“不行哦,”分院帽说,“把你放进格兰芬多,那老家伙的在天之灵要来揍我的。”


不是,等等,什么凌驾于正义之上,这都哪跟哪啊,迪卢克慌了,他想辩解,可分院帽已经张开了它那条帽檐上的大裂缝。


满堂死寂。


与此同时,克里普斯把十岁的凯亚哄进了被窝,关上童话书,吹熄了床头灯。


“哥哥会去哪所学院?格兰芬多吗?”凯亚问。


“或许吧,”克里普斯轻声说,“你希望迪卢克去哪里呢?”


“他想去哪我就跟着他去哪,”凯亚乖巧地缩在被子里,冲着义父笑,“真希望明年我也能收到入学通知书啊……晚安,父亲。”


克里普斯道了晚安,悄悄掩上门出去了,而凯亚在黑暗里睁开了眼。


想和迪卢克去一个学院。


他闭上眼,在心里祈祷。


想和哥哥去一个学院。


不管是格兰芬多,还是什么也好,如果是格兰芬多,他就会成为最正直勇敢的男孩。


想要哥哥和我一个学院。


哥哥是世界上最好最温柔的人。哥哥会愿意为我做到什么地步呢。



“斯莱特林!”分院帽大喊。


迪卢克坐在三脚椅上,不安与焦虑充斥心脏与大脑,却不知道为什么,从哪里生出一丝安心。



评论(1)

热度(53)

  1. 共3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